[山东国资]bob第一书记曹县扶贫记

2020-09-29

《山东国资》2020年9月刊 记者 兰恒敏

从2015年2月起,先后派出3批共10名第一书记和驻村bob队员,投入6000多万元,帮助曹县孙老家镇、苏集镇和普连集镇的9个村脱贫攻坚。

曹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袁付才说:“和第一书记们为贫困村做了大量好事实事,曹县app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恩情!”

2020年9月,记者用两周多时间,分别采访了7位第一书记,与20多位扶贫镇村干部和村民促膝长谈,听他们讲bob第一书记的扶贫故事。

 

吃,还是不吃,这是个问题

2017年2月底,的刘同城、訾涌和王超组成bob队,赴曹县苏集镇的苏集、赵庄、邵庄3个村任第一书记。

第一书记们在赴任之前,都在临沂大学接受培训。有的授课老师说:“第一书记要吃住在农民家里。”但也有的说:“千万不能在农民家里吃饭,不要被‘粘上’。”

到底该听谁的?

第一书记訾涌刚到苏集镇时,正碰上镇里一位领导在处理两位村民纠纷。甲说乙的鸡把他家的菜吃了,乙说甲把他家的鸡药死了,两人闹到派出所。这位领导不动声色地听他俩吵。吵完了,领导把他俩各批了一顿,然后各回各家,纠纷解决了!

这一幕使訾涌深受启发。他说,处理农民的事情,一定要善于先当倾听者,不要贸然发言。他们靠当地政府和村里有威望的“老人”理顺方方面面的关系,靠“能人”发展经济。用好“两人”是第一书记做好bob的一大法宝。

訾涌讲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——

“我们帮赵庄修路,要占用一位村民的地,需要把他和另一位村民的地置换,没想到他老婆因为以前跟对方有些过节,死活不愿意,还扬言:‘谁要敢换,我就喝敌敌畏。’这可咋办!我买了点东西,去他家看她。从车上搬东西的时候,邻居们都看见了,他老婆故意大声招呼我,还一定要留下我吃饭。我在他家吃了当第一书记期间唯一的一顿农户饭。”

一顿饭,化解了她的心结。

“吃与不吃,关键看能否为老百姓办成事。”訾涌说。

 

郝洪勤:这条路给了我的大棚活“路”

2019年4月,的赵金涛、路利、齐乃鑫和戴卓群作为第一书记和驻村bob队员,帮扶曹县普连集镇的李楼寨村、甄楼村和钟口村。

在的支持下,他们帮助李楼寨村修建了一条1100米长的高标准柏油路,正好通到该村种植大户郝洪勤的大棚,解决了她的农产品运输难题。

郝洪勤,普连集镇李楼寨村村民,是曹县强勤种植专业合作社bob。“我和俺对象是一个村的。刚结婚的时候,村里可穷咧!原来我在镇上开了个门市部卖品牌鞋。攒了俩钱儿后,开始有压力了,就想回家种地。俺对象说:‘你胡作!’”郝洪勤回忆当初打算种地时的情景说。

倔强的郝洪勤跑去征求村里有威望的李大叔意见:“李叔,我想种地。”

“管(行的意思)!”李叔支持她干。

2015年一场大雪,郝洪勤的葡萄全毁了!毁了就重栽。“俺对象发邪。他发邪,我就唱歌。我是属猫的,九死一生呗!”

赵书记还建议她种草莓,说草莓见效快。现在,郝洪勤一共有50多亩地,带动了200多亩5个基地,主要种葡萄和草莓。忙时雇一两百人,闲时雇二三十人,都是本村本乡的。工钱每人每天60到100元不等。靠着这部分收入,有好几户贫困户脱了贫。

在郝洪勤的农场小办公室里,赵金涛端详起印着郝洪勤头像的葡萄包装箱:“你这整的啥玩意!挺漂亮的人儿,弄成大胖脸。找人帮你重新设计设计。”

“哈哈!我自己弄的。LOGO用我自己的头像,没人告我。”

将来规模扩大了,自己要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吗?

“我不。我有那钱儿,还不如再上个大棚呢!”郝洪勤瞅了瞅赵金涛,眨了眨眼。


王娟:我的工人一顿午饭交1元钱

王娟,高中毕业,她和老公都是苏集镇苏集村人。老公当教师,王娟是木器加工厂的老板。

曹县是“中国泡桐之乡”,家家户户加工泡桐等木制品。王娟原先在别的村干了4年木器加工,主要生产鞋柜和儿童玩具等。但那里车间小,路难走,地理位置也不好。bob第一书记知道她是能人,便用bob的资金建了两个车间,并把她挖到苏集村经营。

现在王娟厂里每天上班的固定工人有43名,都是苏集村或临近村的农民。计件工资。一般每月能挣两三千元,最高的技术工能到8000元。工厂有简陋的小食堂。工人们在家吃了早饭上班,晚上下班回家吃饭,中午每人掏1元馒头钱,菜厂里免费供,随便吃。

王娟使用这两个车间,每年要交10万元租金,租金打到苏集村的账上,由镇里统一发给苏集村的贫困户。

除了租金,王娟2018年给镇上缴了110万元税,2019年上缴108万元税,2020年肯定也是100万元以上。这是镇里很大一笔收入。

王娟说,今年疫情期间的木器玩具等订单量比往年增加了1/3,现在的两个车间根本不够用,需要再建两个新车间。她说,农村有不少撂荒地,但每块地都有“主儿”,建设用地太难办了。她正在跟相关部门协商。

 

郭玉宝的心事

扶贫需要真金白银,但也不是一味砸钱就行。能把自身的业务特长与帮扶对象的实际需求很好地结合起来。

郭玉宝,普连集镇李楼寨村人,高级农艺师。他潜心研究黑小麦,已培育出23个黑小麦品种,并承包了800亩地种植黑小麦,主要靠出售黑小麦种子和原粮获利。在他的带动下,曹县的黑小麦种植达1万多亩。

流动资金是郭玉宝经常操心的问题,由于授信额度有限,他往往需要在好几家银行办理贷款才能凑够所需资金。

郭玉宝对银行印象不佳。“银行可强势了!我贷20万元的款,他让我准备恁厚的材料。”郭玉宝比划了一下。

准备采用官网租赁的模式,投资35万元帮郭玉宝买黑小麦加工设备,郭玉宝分3年付清本息,然后这套设备就归他所有。

搞黑小麦加工郭玉宝比较积极;但他儿子不愿让父亲承担很大压力,不想干。赵金涛为这事跑了20多趟,轮番做他爷俩的bob。

“老郭叔,这回不变了吧?”赵金涛考问。

“不变了,一定!”郭玉宝劈下黢黑的大手。

 

保良大叔的“脱贫账”

李保良,普连集镇李楼寨村村民,30年前因故失去了双手和双腿,家里还有患病坐轮椅的80多岁老娘,生活十分困难,是村里的低保户。

李保良说,2019年第一书记进村后,给他送大米、送被子,过节来家里看他。村里修路时,他让人推着出去看,心里真亮堂!

他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现在我和老伴每人每月有260元低保,每年一共6240元;村里的光伏发电收益每季度发给我470元,每年一共1880元;我的地自己种不了,流转出去了,每年收到租金920元。这些一共9040元。老伴去村里的木制品扶贫工厂打工箍盒子,一天能挣七八十元,干了半年多,挣了几千元。”

杂七杂八加起来,李保良现在一年总共有1万多元的收入,是切切实实脱贫了。

 

5个滚烫的烧饼

bob第一批第一书记王庆民说:“我们当第一书记的被两头感动:上头对扶贫bob这么支持,我们感动;下头我们帮村里做了一点事,老百姓就给予我们这么高的评价,我们感动。”

2019年3月5日一大早,訾涌他们这批第一书记要回去了。不知谁提前走漏了风声,车子还没出发,乡亲们自发来到镇政府,把车队围得水泄不通,敲锣打鼓地欢送。

訾涌说,有一位贫困户,扒着玻璃,一个车一个车地找他。找到了,冲他挥挥手,羞涩地一笑。“我不认识他,也不记得帮过他什么。”訾涌说,“但那笑容,我一辈子忘不了!”

车到拐弯处,有个卖烧饼的中年妇女,硬塞给第一书记刘同城5个烧饼,一转身,泣不成声。刘同城说:“捧着这5个烧饼,如同捧着乡亲们滚烫的心。那一刻,我们曾经吃过的苦,都值了!”

 

 


关闭本页

Copyright@2019 版权所有 bob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

鲁ICP 05017877鲁公网安备号37010202001531

关注bob

访问手机端

宝马游戏大厅k8.com网站手机版网页版亚博苹果版下载yabo苹果版下载网页